4兄弟團圓夜 也是傷心夜

隨機文章內容:們成了「毒品孤兒」。前年雙親出獄,社會處幾番協尋,在過年前夕安排親子團聚,老大依稀記得兒時光景,憧憬家的溫暖,聲聲央求「一家人不要再分開」,父母卻失神地搖頭,不知道該……..原文連結按這裡


中時
更新日期:2009/03/10 03:32
吳敏菁、鐘武達、洪璧珍/彰化報導

「爸爸、媽媽,我們可不可以留下來!」彰化小強四兄弟的父母七年前吸毒入監後又染上愛滋,他們成了「毒品孤兒」。前年雙親出獄,社會處幾番協尋,在過年前夕安排親子團聚,老大依稀記得兒時光景,憧憬家的溫暖,聲聲央求「一家人不要再分開」,父母卻失神地搖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小強今年國一,七年前,二弟、三弟和小弟也才分別五歲、四歲和兩歲,父母吸毒入監,四兄弟沒人照顧,社會處安排四兄弟在兩不同寄養家庭,後來父母出獄了,卻不曾聞問孩子,很快再犯入獄。

四兄弟在寄養家庭生活兩年後,社會處幫他們轉介住進同一機構。四兄弟都是短跑健將,感情很好,就是會為誰擁有比較多的父母記憶吵架,前年社會處接獲他們父母出獄通知,不停聯繫,又發動協尋,但父母就是避不出面,社會處後來接到衛生署通知他們雙親感染愛滋,心想要重建家庭機會微乎其微,去年五月正式變更四小孩的監護權為縣長。

名義上四兄弟成孤兒,卻渴慕著親情,他們父母後來回到老家,打零工度日,按時到醫院服用美沙酮克制毒癮;社工終於聯繫上,但他們對孩子的記憶很淡了,說自己不知能活多久,相見多心酸,但同意在過年小聚團圓一下。

闊別了七年,四兄弟第一次領到爸媽給的五百元紅包,興奮直跳,老大看到老家兒時玩具還在,撲簌簌地掉淚,不嫌屋破瓦漏,脫口「我們想留下來!」社工不停地開導,孩子們在半知半解父母難處後,悵然道別。


已用關鍵字:監護權,
共出現:1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