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月刊/筆記的技術-台灣吉而好總裁侯淵棠

NOWnews
更新日期:2010/02/14 16:40
整理‧撰文/謝明彧

用筆記記下日常中各種觀察與想法,不只是在幫產品找設計靈感,在開放發想之餘,也要收斂整理,將概念以具象的方式表達出來,成為可以達成的目標時,才是真正的創意

用筆記記下日常中各種觀察與想法,不只是在幫產品找設計靈感,更重要的,是記錄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拿下去年高雄世運商品總授權、並幫今年高雄漢字節設計規畫所有周邊商品的台灣文創設計廠商吉而好總裁侯淵棠如此表示。

對文創產業與設計的熱愛,讓侯淵棠早在20年前從事商品代工之餘,就開始投身自主設計,但20 07年前決定發展自有品牌「Poodehii」,以現代東方與台灣意向推出獨創設計商品,卻也有著現實下不得不的無奈。

觀察周遭,記錄文化

侯淵棠表示,以前,台灣光是拷貝國外現成的設計,投資報酬率就比自主做設計高上不知多少。但隨著這幾年中國崛起,「同樣是仿冒國外設計做出來的產品,中國製可能連台灣的半價都不到,」在中國的成本競爭下,台灣已經沒有再做仿冒品的空間,廠商想要生存,唯有發展自有設計不可,「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設計會在台灣大大抬頭的原因。」

但中國仿冒商的抄襲對象來自全世界,台灣當然也無法倖免,侯淵棠就不只一次在國外參展時,發現鄰近中國廠商所賣商品完全抄襲自家設計。但即使費盡唇舌向國外顧客解釋自家產品的設計理念與原創思想,面對半價的競爭,顧客往往邊聽邊點頭邊後退,還是轉往隔壁攤位下單。

面對困境,讓侯淵棠不得不思索保護自家設計的方法。「你看法國名牌路易‧威登(LV)就不怕盜版,仿冒品愈多,想買真品的人卻反而更多,因為他們已經建立起自身獨特的品牌價值,」侯淵棠說,「只有『品牌』才能保護設計,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要推出自有品牌的原因。」

在生活足跡中,找尋靈感

被問到為什麼不走當今流行的日系、義式或北歐風格,這樣不是比較容易得到消費者接受嗎?侯淵棠搖搖頭說,既然要做品牌,就要做可以流傳百年、走上國際的品牌,如果選擇模仿別人的風格,或許初期比較輕鬆,但當有一天品牌成長到有機會走出台灣時,「任何人都會質疑你一個台灣廠商,憑什麼去代表日本、歐洲或美國?」

侯淵棠強調,品牌真正的核心其實是「文化」。就像LV所販售的,不只是精美皮件,更是一種「法國皇室貴族」的宮廷文化,強調以最好材質和最棒手工,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產品,「可以說,設計是傳遞品牌面貌,文化才是支撐品牌價值的根本。」

「而人走過的足跡,就是文化,」侯淵棠說,「所以用筆記隨時記錄生活所見所聞所感,就是在記錄文化,也就是在幫品牌與設計找屬於自己的根。」他舉例,吉而好曾推出一組兩件一套的調味罐,彷彿兩個人抱在一起,設計原點出自自己筆記本上的一句台灣俚語「駝背摟大肚」,指的是兩個人就算條件不夠好,但也能相互恩愛與扶持。

「這是一句很常見的話,很多人聽過都沒有感覺,但你怎麼能去從這句話中想出意向和創意、發展成有趣的產品,就是靠生活的觀察與累積,」侯淵棠說,這種想像只可能出自台灣,沒在這塊土地生活過的人,是想不出這樣的概念的,「但解釋給外國人聽,每個人都會會心一笑,這就是文化的力量。」

隨手記錄,抓住每一個想法瞬間

正因為創意可能來自任何一件事物,因此隨時抓住靈感趕快找地方記下,也就成了侯淵棠的生活習慣。

翻開三大冊厚厚的筆記收納冊,侯淵棠逐一細數,「這是『肉粽包』的原圖,當初原稿旁邊還記了一些生活收支帳,所以特別撕下這塊紙片保存」「這是我在曼谷飯店裡想到的,隨手就抽了幾張小便條紙寫下來」「這是吃飯時候畫下來的,你看,背面還是那家店的菜單」「這是臨時找不到地方記,畫在餐巾紙上,然後請回來祕書影印留檔的⋯⋯」。

這種隨手記錄的「好」習慣,讓他的祕書笑著說,「每次總裁出差回來,常常公事包或外套口袋隨手一掏,一堆發票、餐巾紙、傳單就扔在我桌上,我都不敢隨便丟掉,一定得一張一張拿起來正反面仔細看,有畫圖的趕緊歸檔收好,確定沒畫圖的,才能處理掉;若是畫在發票上,還要影印另外存檔,因為正本得給會計去銷帳。」

不過如此頻繁地進行手繪圖解,侯淵棠卻從不隨身攜帶筆記本,就算祕書曾一度在他公事包裡放了幾本筆記本,他依然習慣記在伸手可及的任何名片、發票、餐巾紙或廣告傳單上來做筆記。他認為,創意不該有框架,當然也不應受到筆記本的局限,如果拘泥於「一定要寫在某本筆記本上」或「遵循固定的記錄格式」,這些形式上的限制,無形中也會束縛心裡的想法,唯有不在意哪種紙、哪種筆、何時寫、寫在哪裡,才能真正讓想像自由。

妥善收藏、聚焦思考,做好創意管理

不過即使連衛生紙都可以拿來做筆記,侯淵棠對於記錄下來的資訊,收納歸檔的功夫卻做得十分仔細。除了請祕書將20幾年來所有的創意紀錄都收藏妥當,一張草稿也不准扔,還特別分門別類地歸檔成冊,除了方便平日翻閱,也能讓自己在需要特定設計時,可以快速翻出以前曾畫過的相關創意參考。

這種「開放發想、收斂整理」的做法,是侯淵棠20年來累積的創意管理心得之一。他強調,雖然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所觀察到的人、景、物中取材,得出某個有趣的特色或賣點,但「創意真正的來源,其實來自於一個人能否聚焦思考」。

侯淵棠表示,創意的產生,通常源自於一個人常常思考某些事情,但由於想法還不明確,不知如何將概念以具象的方式表達出來。這時當瀏覽事物,若其中恰巧有某一樣觸碰到心中眾多問題中的一點,兩相激盪,創意才會出現。「如果平常沒有在思考任何問題的話,任何東西在你眼中永遠只有表面的樣子,也就不會有任何創意發生了。」

但這個「激盪」的瞬間,卻不等於就是創意。侯淵棠表示,很多人第一次出國或經歷某種全新經驗時,心中會有某種激動的情緒,那就代表心中某個東西被觸碰了。但他強調,這只是單純的感動、想法或概念,除非當能夠把它轉換成一個實際的形象或畫面,甚至是一個可以被做出來的的產品,才是真正的創意

「我筆記本上的圖案,有些是邊想邊試畫的概念成形,有些是已經想好才把它畫出來,但不管哪一種,當模糊的概念真正成為可以達成的目標時,才是真正的創意」,侯淵棠表示,這正是創意管理的意義,否則放任自己迷失於各種激動情緒或一時想法,往往只會一事無成,什麼創意也都無法實踐了。

※ 本文為《經理人月刊》授權本報刊載,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第63期《經理人月刊》2月號。


已用關鍵字:創意,
共出現:17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