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 性與殖民糾葛

中時
更新日期:2011/02/11 03:04
林欣誼/專訪

中國時報【林欣誼/專訪】

日本作家津島佑子也許是台灣讀者陌生的名字,但她的父親太宰治是聞名世界的大文豪。今年六十四歲的津島佑子是太宰治的二女,出版過《奈良報告》等十多部著作,二○○八年完成以霧社事件為背景的長篇小說《太過野蠻的》,以一位日本女性在台的視角出發,交錯家庭、情欲以及殖民地的問題。

津島佑子短髮、嬌小,帶有學者氣質,個性爽朗。她說,父親的名號至今對她仍是困擾:「我年輕時第一次看到報上在我名字後附註『太宰治女兒』,曾受傷得想要自殺!」

太宰治被譽為日本無賴派文學代表,卅歲那年太宰治與教師石原美知子結婚,也就是津島佑子的母親。但他外遇不斷,生活浪蕩,四度自殺未遂。卅九歲那年太宰治與情人山崎富榮投河自盡身亡。

太宰治過世時津島佑子才一歲多,母親一手帶大津島佑子與姊姊、智能不足的哥哥這三個孩子。成長過程中母親堅決反對她步上寫作之路,小學時候翻看作家辭典,她才知道父親的死因。「我從小以為當作家是件很壞的事,媽媽也一心希望我成為科學家。」

這卻阻擋不了她對閱讀的熱愛。大學時她決心寫作,一開始瞞著媽媽,用筆名秘密投稿,還因此搬出家裡。「有一天我得了獎,頒獎人剛好是媽媽喜歡的詩人,我把獎牌拿回家獻給媽媽,心結才漸漸解開。」

津島佑子費時三年完成《太過野蠻的》,期間曾多次來台取材。她說,她並不是想還原霧社事件的原貌,「只是同樣身為人,我對當時的台灣原住民身處什麼樣的環境,以及那個時代日本人到底以什麼樣的意識活在殖民地,感到好奇。」

書中兩條敘事線交錯,一是一九三○年代隨新婚丈夫來台的日本女人美霞,另一則是二○○五年美霞的外甥女莉莉追尋阿姨的足跡,來到霧社事件現場。全書交織書信、日記與夢境,氣氛幽深,她以女性視角追溯歷史悲劇,並呈現日本人在殖民地組織家庭、家庭破碎等問題。

津島佑子早年的作品圍繞著缺席的父親、父權與女性、情慾等主題。身為戰後世代,她也長期關注殖民地議題,她自述受到E.M 佛斯特《印度之旅》與當代印度女作家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很大啟發,「讓我發現家庭、性與殖民地問題是無法切割的。」

《太過野蠻的》也觸及這樣的探討。如美霞的學者丈夫想拋開傳統,追求性愛,於是每天照著西方性愛體位書籍按表操課,不想生孩子卻又拒絕戴保險套避孕,「寫來都覺得可笑。」而美霞歷經婚姻不快、痛失愛子,則是自己人生的寫照,「寫到後來,我感覺就像跟美霞一同呼吸。」

津島佑子為寫這部小說還學了一點中文、台語。印象最深的是她曾在新店的老人院,聽一個老太太沉醉講述年輕時候與日本軍人戀愛的故事。「希望之後能有機會深入寫作台灣題材,刻畫更多台灣人角色。」


已用關鍵字:婚姻,保險套,外遇,獎牌,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