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求愛高手

環境資訊中心
更新日期:2011/09/25 06:38
賴品瑀

發現求愛高手

作者:楊家旺

《李淳陽昆蟲記》的第二章,章名【求愛高手】,內容講述一種會「饋贈結婚禮物」的蠅類。我對這一章提到的蠅印象深刻,直到2011年05月29日,在得夫廊道觀察時,我才第一次遇見了另一種也會饋贈結婚禮物的蠅類。

李淳陽所記錄的蠅類,他稱之為「野地蠅」(Sepedon sauteri)。根據學名,我找到這種蠅應該屬於沼蠅科(Family Sciomyzinae)成員。若根據學名來命中文俗名的話,我想,我會稱祂為「梭德氏沼蠅」。但是在本文中,我還是採用李淳陽書裏慣用的稱呼--野地蠅,來稱呼祂好了。

李淳陽記錄的野地蠅,在雄蠅製作「結婚禮物」前,會先有求偶儀式:「當雄蠅察覺雌蠅到了背後,馬上轉身盯著雌蠅,同時立刻在牠面前舞動前腳,動作是那麼誇張,好像不只是在說服,更像是在大力吹嘘能為雌蠅做出多麼了不起的事情似的。」儀式結束後,雄蠅開始在禾葉上吐出白色泡沫,完成禮餅製作後,雌蠅開始吃起禮餅,雄蠅則趁這時機攀上雌蟲後背,進行交配。

2011年05月29日在得夫廊道上,我一共遇見了三次一種體型與紋色像蜂的蠅類,第一次遇見的是交配中的祂們,第二次則幸運地目睹部份過程,第三次只遇見單一隻雄蠅。回家後,我試著找尋祂的身份,但是都沒有讓我滿意的答案。李淳陽觀察到的這種野地蠅,外觀與我所見的差異不小,另一種常被談到的舞蠅,送禮模式也和我觀察到的大不相同。因此,我撰寫此文的時候仍無法斷定我所拍到的這種蠅是哪一種,應該說,連哪一科我都未能確認。

在李淳陽【求愛高手】這一章的後半段,也提到另一種會求婚送禮的昆蟲--舞蠅。他說紐西蘭有一種學名Hilara maura的舞蠅,雄蠅會將捕捉到的小昆蟲,如蚊、蚋,以前腳特殊絲腺所分泌的絲將獵物打包,送給雌蠅作為求偶禮物。朱耀沂在《情色昆蟲記》也提到舞蠅這種求偶送禮的行為,他提到有一種細舞蠅(Rhamphomyia latistriata)的雄蠅專門捕捉蜘蛛送給雌蠅作為作為求偶禮物。我連上《TaiBNET台灣物種名錄》網站,想查查台灣是否有李淳陽和朱耀沂所提到的這兩種舞蠅,發現同種沒有,但這兩屬在台灣皆有已命名(包括中文俗名)種類。祂們都屬於舞虻科(Family Empididae)的成員。舞虻就是舞蠅,只是稱呼不同,我個人比較偏好舞虻。

 

我也曾拍過一次交配中舞虻,畫面幾乎和朱耀沂《情色昆蟲記》裏的繪圖一樣。我所拍到的舞虻雄蟲,以前兩對足攀住葉緣,雄蟲下方是與其腹部尾端生殖器相連的雌蟲,雌蟲腳上抱著雄蟲送給祂的求愛禮物。這是2007年03月28日在三義一條林道上拍到的畫面,那時,祂們從我眼前飛過,攀在一片葉緣如我所拍到的畫面,我持傻瓜數位相機,很激動且緊張地按下快門,連對焦都還沒準確就按下快門,打上閃光,以致於照片如此模糊不清,但欣慰的是這張照片的重要細節仍可明白呈現,交配中雌雄舞虻與求愛贈禮之間的關係與位置,都準確無誤地在畫面裏呈現。

我在得夫廊道上看見的求偶贈禮,類似野地蠅,但雄蟲吐出的不是白色泡沫,而是黑色物質,我說,那是墨魚口味的蛋餅。從雄蟲身上的花粉,我研判,這種墨魚蛋餅可能是花粉和唾液混合而成的物質。

一開始,我看見兩隻似蜂的蠅,分別待在葉面和葉背,如圖1的情形。當時,我並沒意會到雄蟲在製作求愛禮物,我反而以為雄蟲在吃葉面上的什麼東西(如圖2)。因為兩隻蠅一左上、一右下地在同一片葉子上,我覺得有可能準備交配,於是待在那兒繼續觀察。由於另一植株上有一隻蠍蛉正在吸食死掉毛毛蟲的體液吸引了我,我移到蠍蛉與毛毛蟲那兒,拍了幾張照片,一轉頭,發現雌雄蠅幾乎在同一時間起飛與降落,雌蟲降落在雄蟲剛才製作墨魚蛋餅的位置開始吃起墨魚蛋餅,而雌蟲降落的瞬間,雄蟲可以說同時準確停落在雌蟲腹末的位置,就像鑰與鎖,迅速、準確而無誤地進行交配動作(如圖3)。這時,我才注意到雌蟲吃著雄蟲剛剛製作的墨魚蛋餅(原本我以為雄蟲是在吃什麼東西,此刻突然明白剛剛是在製作什麼東西)。我拍著照,看見墨魚蛋餅漸漸被雌蟲吃光(如圖4)。吃光後,我一閃神,兩隻蠅飛走了,我的感覺是,祂們應該是在交配中一起飛走的,我覺得祂們的交配行為應該還沒完成……

 我所拍到的這對雄蟲求愛送禮給雌蟲並進行交配的蠅,不知道雄蟲在製作禮物之前是否有求偶行為?我也還不知道祂們的身份?(哪一科?哪一屬?哪一種?)我還不知道雌蟲吃完墨魚蛋餅後祂們的交配仍要持續多久?這些疑問,讓我對祂們仍充滿好奇,在完成觀察,完成這篇文章後,我得到的似乎不是解答後的滿足,反而是更多疑問不解後的更加好奇。


已用關鍵字:禮物,
共出現:8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