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慎太郎爆私生子醜聞 情婦為子退出紅燈區 兒子已30歲

作者: 鉅亨網編輯查淑妝綜合報導 | 鉅亨網 – 2012年11月9日 下午12:15

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被曝有私生子醜聞!據日本《新潮週刊》披露,石原 30 年前在一個高級俱樂部與一陪酒女談戀愛,情婦為石原生下兒子,並退出紅燈區,獨立撫養兒子。石原透過中間人每月支付 20 萬日元的養育費,直到孩子 20 歲成人。對此,石原沒有回避,稱自己確實想盡責任,並指已和兒子聯繫上。

中新網報導報導,人民網援引日本新華僑報網 8 日發表蔣豐文章《八旬「暴走老頭」石原爆出私生子醜聞》。全文如下:

世人常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歷史也曾把這一幕屢屢上演。在日本,如今,八旬「暴走老頭」石原慎太郎辭去東京都知事的官位,帶著強烈的「石原新黨」旋風席捲著政治中樞「永田町」。誰料,就在此刻,石原慎太郎的「私生子醜聞」浮出水面。 11 月 8 日,剛剛發行的《新潮週刊》全面披露了這件事情。

《新潮週刊》記者在新潟縣北部一個著名的湖邊,找到石原慎太郎私生子的外祖父。這位老爺子開始拒談細情,經不住記者的百般糾纏,終於開口。他介紹說:「我外孫今年已經 30 歲了,這些年一直靠打工生活四處漂泊,今年 2 月,他給我打來電話,說自己終於有正式工作了,我說不上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這位老爺子所說的外孫,就是他女兒和石原慎太郎之間的私生子。外孫曾長期跟著外祖父生活,這次從外地打來電話說:「我一定要自己找到工作,我就不想給他添麻煩。」聽到這番話,老人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他說:「當年,女兒有女兒想法,我也搞不清楚她在外面做什麼工作,我就是可憐這個孩子啊!」

一位深知內情的國會議員的秘書披露:「當年,石原慎太郎有一個情婦,是銀座裡一個高級俱樂部的年輕陪酒女。那女的給石原生了個兒子。後來,聽說石原對情婦和孩子都不管不顧,那情婦也沒有辦法,只好到東京都一家有名的大酒店裡當刷碗工,過的很不容易。別說做政治家了,石原就是做人都不夠格啊。」

據瞭解,石原慎太郎和他的情婦年齡相差懸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父女倆。兩個人的關係開始於 1981 年,後來那個情婦就生下一個男孩兒。在男孩兒誕生後,母子兩人離開東京,回到了故鄉新潟,就住在離孩子外祖父家不遠的地方。直到 1994 年,孩子都長到 11 歲的時候,石原才終於肯承認自己是孩子的父親。

當年經常和石原慎太郎交往的人回憶說,「石原的情婦身高 1 米 6 左右,膚色白皙,體態微豐,的確是一個美人兒。那會兒的石原還是眾議院議員,他經常出入這家俱樂部,等混熟兒了以後,石原就帶上 2 個男性朋友,又約上包括情婦在內的 3 名陪酒女,一起去沖繩旅遊。那年啊,石原是 49 歲,而情婦才只有 22 歲。」

「有一天晚上,石原慎太郎和情婦說要出去到海邊散步。等他們散步回來,我看見石原情婦的後背和屁股上都沾滿了沙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倆在沙灘上幹了什麼了」。這位知情者繼續介紹說。而石原情婦的同事則說:「保子 (情婦的化名) 曾跟我講,石原約她乘坐遊艇兜風,在遊艇上強迫和她發生性關係」。

還有消息稱,等保子發現懷上了石原的孩子後,兩人的關係簡直就變得雞飛狗跳牆,鬧得不可開交。「保子發現懷孕後,就跑去石原住的酒店砰砰砰地敲門,一邊敲一邊嚷,『你打算怎麼辦吧?』但是石原不開門。後來,石原手下的一個幹部開始負責處理這件事,在俱樂部裡和媽媽桑以及保子三個人秘密會談。

秘密會談的最終的結果,就是讓保子在 24 歲那年生下了一個兒子。但是,石原也一次都沒有看過自己兒子。據報導,石原曾經對媒體記者承認過此事,他表示:「有這個事情。當年,我還年輕,做出了這種違背道德的事情。作為男人,我應該負責任的。」此後,石原慎太郎家裡的「紅旗」大鬧了起來。

石原的妻子卻因為老公和外面「彩旗」的私生子問題,感到壓力很大,最後竟然導致臉部神經麻痺,整個臉都變歪,後來用了很多方法才治好。那以後,石原在妻子面前矮了半截。為彌補過錯,石原多次到海外出差時帶著妻子,坐頭等倉,住好賓館,甚至為此曾遭到東京都議會的追究,說他浪費納稅人的錢。

另一方面,生活在陰影下的石原情人保子因為生孩子退出了「紅燈區」,並開始在一些超市裡從事收銀等工作,以此養育著孩子。保子的一位姐妹透露,保子在東京將孩子養育到 9 歲,後來返回到新潟老家。 10 多年前,孩子考上了東京的大學,保子就和孩子一起又來到東京。母子倆住在貧民區的一間公寓內。

不過,有消息說,石原慎太郎並不是完全沒有管這個私生子,而是通過中間人約定,從孩子從生下來到成人的 20 年中,每月由石原支付 20 萬日元的養育費。在孩子過了 20 歲以後,石原是再也沒有給過錢了。當然,因為這筆每月的養育費,保子就不能與其他男人結婚,一手一腳把孩子帶大,其中艱辛說不盡。

正在為集結日本政壇「第三極」勢力而奔走的石原慎太郎也不迴避此事。他的說辭是:「我不知道保子後來做什麼工作。但是,我出了養育費、學費,確實是想盡到責任。為此,我借錢、變賣資產,拚命賺錢。現在,永田町還會有人關心一個 80 歲老人的陳年舊事嗎?托你們的福,我和兒子聯繫上了。」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