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台灣英雄:鍾智勇樂在巡山搏命護林

隨機文章內容:百年的樹砍倒。」屏東林區管理處深山巡護特遣隊員鍾智勇為深山珍貴老樹抱屈,7年來他一直忍受孤寂與山林為伍,用生命守護台灣這些珍貴的老樹。深山巡護特遣隊員從具有深山巡護能力……..原文連結按這裡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09/03/31 08:03

(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31日電)「每一次我們在森林裡看到大樹,都會抱抱它,喊一聲『紅檜爺爺』,真不懂山老鼠為何忍心用電鋸在幾秒鐘就把活了幾百年的樹砍倒。」

屏東林區管理處深山巡護特遣隊員鍾智勇為深山珍貴老樹抱屈,7年來他一直忍受孤寂與山林為伍,用生命守護台灣這些珍貴的老樹。

深山巡護特遣隊員從具有深山巡護能力的巡山員裡挑選,配合國家森林暨自然保育警察隊執行深山巡護工作,46歲的鍾智勇身高190公分,陸戰隊退伍,在軍中為了抒壓而愛上爬山,退伍後,加入巡山員的行列。

巡山員的工作是巡守保護山裡的資源,但薪水少得可憐,如不加上津貼只有新台幣2萬多元,即使加上津貼再扣掉勞健保也不到3萬元。

薪水低卻須面對遭遇山老鼠時可能引來的生命危險;這是巡山員的一大挑戰。鍾智勇說,還未成立森林警察隊前,每次碰到山老鼠就是在跟生命挑戰,現場挖樹、砍樹的山老鼠多是受僱的原住民,他們會帶獵槍或開山刀,巡山員沒有司法權,無法逮捕,只能監視。

常常,他和同事發現山老鼠後,由一人在現場監看,另一人跑到轄區派出所報案,來去之間總要好幾個小時,「監看的過程孤寂而不安,因為我們沒有任何防衛工具,山老鼠還會對空鳴槍,有時,警察到了,山老鼠跑了,還要被警察怪罪。」

有一次,鍾智勇覺得現場情況比較單純,便乾脆勸導受僱挖樹的原住民,不值得為了1天1000元的工資觸法,居然真的勸退了他們。鍾智勇同情這些原住民,「每次被抓判刑的都是他們,真正幕後的『大山鼠』卻逍遙法外。」

不過,真能勸退的情況其實少之又少,鍾智勇笑著說,通常還是要經過埋伏、與山老鼠扭打、將人逮捕,「還好我身子高大,山老鼠通常不是對手」。

民國93年,政府成立國家森林暨自然保育警察隊,巡山員成了森林警察的帶路人,在巡山過程中,發現有新開的路徑或有圓鍬等挖掘工具,本能即知道有山老鼠盜挖,馬上通報森林警察埋伏、逮人。

埋伏是一件難熬的工作,山老鼠會從裡到外放哨,巡山員也得跟著散點埋伏,一個點一到兩個人,埋伏有時長達1天以上,晚上就在森林席地而睡。

想起巡山埋伏的過程,他說,「像牛樟芝和紅檜都在深山裡,在森林裡埋伏要防森林裡的蟲、蛇,還要防被山老鼠發現,兩個人不能聊天,一個人則相當孤寂,也不能打燈,以免山老鼠誤以為是動物的眼睛用獵槍射擊」。

漫漫長夜並不好熬,「想著我的家人、想著我的工作和我的夢想,還有要怎樣抓到山老鼠,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念頭瞬息萬變的在腦海裡思索,不能出聲,只有想,每一次都是這樣子渡過那難熬的時段。」

鍾智勇之所以投入巡山員工作,主要是因熱愛大自然,儘管巡山工作非常辛苦,也必須忍耐長期的孤寂,但昔日軍旅生涯所磨鍊出來的心性,成為他今日投入巡山工作的最大本錢。

巡山員除須面對山老鼠,還另有刺激的一面。鍾智勇曾遭遇小黑蚊攻擊,全身紅腫發癢,也曾被虎頭蜂追趕,有人還曾被叮昏。一年多來他所屬的特遣隊,走遍轄內各條獵徑,拆除過盜挖七里香的鋼索和盜獵的陷阱,也看到數萬隻紫斑蝶的重要度冬區,並發現台灣紅檜及台灣杉巨木群。

曾經爬過東南亞最高峰印尼神山、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及日本槍岳山,鍾智勇說,台灣的森林資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國外的山2千公尺以上都是石頭,不像台灣的山森林密佈;因為有森林的涵養水源,所以有美麗的雲海,在國外很難看到雲海。

他疼惜台灣的山,每一次到國外爬山或到國內的國家公園,都會拍攝一些步道、邊坡的設施或路,同事常笑他怎麼風景照那麼少。

他說,國內標到高山設施的建築師通常都沒有爬高山的經驗,只有做綠地公園的經驗,因此,他們做的設施,常常不符合山上的生態工學。這幾年,他把一些國外高山及國內國家公園的設施提供給長官參考,獲得採納,屏東林管處轄管內的幾處高山步道、廁所和休閒設施都在他的建議下完成。

「以前北大武山到處是糞便和衛生紙,現在有廁所可媲美五星級」,自己的想法不斷被長官採納,鍾智勇在巡山的工作中,很有成就感。今年春節雖然沒有山中巡護的勤務,他還是特地到北大武山巡視廁所乾不乾淨。

最讓鍾智勇感到欣慰的是剛當巡山員時,山中聽不到山羌、山羊等動物的叫聲,這幾年不斷對登山客宣導保育,現在到山上已可以聽到動物的叫聲。

巡山員薪水低,鍾智勇退伍後,不是沒做過其他工作,但他樂於繼續再當巡山員,因為他真愛台灣的山。」980331


已用關鍵字:建築,
共出現:1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