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3/17》珍審理 法庭攻防實錄盡在TVBS(上)

隨機文章內容:況還好嗎?珍:差不多。法:有沒有要我們注意的事情?珍:我已經請看護開暖氣了。法:有不舒服要講,不要硬撐。(吳淑珍點頭)◎【吳淑珍vs.陳鎮慧 互為證人詰問】法:今天傳兩位被……..原文連結按這裡


TVBS
更新日期:2009/03/17 14:53

扁家四大弊案,今天下午2點半,首度進入實質審理,重頭戲就是吳淑珍要和昔日扁家帳房陳鎮慧大對質!最新的法庭攻防實錄,TVBS將第一手為您鎖定。

※1430-1440

(吳淑珍進入法庭,對陳鎮慧微笑)

(陳鎮慧略嫌緊張,對吳淑珍點頭致意)

(吳淑珍入座後要求打開暖氣、先喝水)

◎【開庭前 法先關心珍健康】

法:吳淑珍女士,你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珍:差不多。

法:有沒有要我們注意的事情?

珍:我已經請看護開暖氣了。

法:有不舒服要講,不要硬撐。

(吳淑珍點頭)

◎【吳淑珍vs.陳鎮慧 互為證人詰問】

法:今天傳兩位被告,兩人互為證人,詰問順序辯護人有沒有意見?

律師林志忠:先請吳淑珍當證人。

律師林達傑:沒有意見,但我們以為是吳淑珍先詰問。

法:吳淑珍先為被告陳鎮慧的證人,之後再由陳鎮慧當吳淑珍的證人,兩人有無意見?

(律師皆搖頭)

法:吳女士,我先以證人的身分詰問你,你與陳鎮慧女士有無親戚關係?

珍:沒有。

法:請證人唸證人詰文並簽名。

(吳淑珍聲音沙啞很小聲)

法:法庭上必須據實陳述否則會涉偽證罪,而你也是共同被告,如果回答會有被判有罪的危險,你可以拒絕證言。

(吳淑珍點頭)

律師林達傑:馬永成、林德訓你認識嗎?

珍:認識啊。

律師林達傑:他們兩人擔任總統府辦公室主任期間,你有無下指令,或監督的權力?

(珍搖頭):我不是公務員。

律:陳鎮慧有沒有跟你表示過,對馬永成或林德訓有不滿或抱怨?

珍:沒有。

檢察官林達:異議!這個問題不明確,沒有時間範圍。

※1440

◎【珍:帳務都是陳鎮慧幫忙】

律:就2000年到2007年,陳鎮慧是否向你抱怨過馬永成、林德訓?珍:沒有。

律:就你自己的財產,有沒有記帳的習慣?珍:沒有,都是陳鎮慧在幫忙。

◎【是否知機密費 珍:案發才知有分】律:就你自己的瞭解,國務機要費裡面的機密費是屬於誰的錢?珍:案發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分機密費和非機密費,我只知道總統可以使用。

◎【慧:珍令錢搬官邸 珍答府保險箱小】律:有沒有幫陳水扁管過錢?珍:私款都是我的錢,我在管,私款是廣義的,包括嫁妝、還有陳水扁當律師賺來的錢。公款方面,陳鎮慧有那邊有保險箱,如果放不下了,就會拿一部份回來,要我先幫她保管,因為總統府的保管箱不大。

律:就國務機要費部分,你有沒有記帳的習慣?珍:總統都是由陳鎮慧和會計人員幫忙記帳,我沒有記帳的習慣,私帳也都沒有記。

律:你有沒有去瞭解國務機要費的收支情況?珍:陳鎮慧都有記帳啊,我幹嘛去瞭解。

律:你會去看陳鎮慧所做的帳目嗎?珍:她每個月都會把基金會的帳和國務機要費的帳拿給我看,因為我是基金會的董事長,她都會拿給我看,我一看就放進抽屜,下個月的來就會把上個月的碎掉,只留下當月的,剪刀很好用,我只要有剪刀就好了。

律:所以你有收過收支表?珍:是。

◎【珍認官邸保險箱 上國務費下私用】律:國務機要費拿回來,是陳鎮慧主動的還是你跟她說的?珍:是她自己跟我說,總統府放不下,要放在家裡。

律:那收到錢你如何處理?珍:放進保險箱裡,總統沒有錢就拿給他用。

律:是否有告知總統這個錢的明細?珍:我都會說,家裡的保險箱不知道有沒有比陳鎮慧的那個保險箱大,上面放的是公款,下面放的是珠寶和私款,這樣才清楚啊!因為鈔票都長得一樣,都是中央銀行印出來的,我一直沒有記帳的習慣,8年了我怎麼會知道。

◎【國務費用途 珍:扁公用】律:你有沒有給陳鎮慧錢?珍:印象中有,但給多少忘記了。

律:你還記得是做什麼用途嗎?珍:是公用啊!總統府要用我才會給。

律:有沒有要陳鎮慧簽收?珍:沒有啊!她都跟我這麼久了,我還會要她簽收嗎?

◎【蒐發票推馬永成 珍:又非沒事幹】律:你如何知道國務機要費不能撥充了?珍:是陳鎮慧跟我說,是馬永成這樣說的,所以我才會拿發票,不然你以為我吃飽了沒事幹啊?

律:陳鎮慧當時是怎麼告訴你的?珍:她說現在改了,不能撥充,所以要用發票核銷。

◎【國務費單據 珍:不全部都是我的】律:他人的發票全部都是你給陳鎮慧的嗎?珍:是,但不是全部都是我的發票。

律:你有跟陳鎮慧說發票的來源嗎?珍:沒有。

律:官邸的單據,你給陳鎮慧了,有沒有告訴她來源?珍:我只有給她發票,沒有拿官邸的支出單據給她,這點我不清楚。

律:陳鎮慧去匯款,你會不會告訴她,這個款項是哪裡來的。珍:我沒有必要跟她說。

※1510-1530◎【扁收入來源 珍:股票、利息、房租】檢:陳水扁擔任總統之後,有沒有其他的收入?珍:有股票、利息、還有房租。

檢:股票、利息、房租,有沒有超過陳前總統的薪水?珍:這很難說,因為股票有的時候賺、一天很快,兩次漲停就賺十幾萬,所以這很難說。

檢:賺到的股票收入有沒有搬進官邸?珍:這我忘記了,我要看存摺。

檢:你們家財產信託之後,還沒有買股票?珍:有啊,因為這是合法的,總統說不好,但我覺得這是合法的啊。

◎【是否知道國務費需因公 珍:知道】檢:你知不知道國務機要費必須因公使用?珍:我知道啊。

◎【是否看過國務費報表 珍:每月月底】檢:國務機要費的收支記帳,陳鎮慧是不是會拿給你看?珍:有。

檢:大約的時間?用什麼樣的方式給你看?珍:不能撥充之後,因為我有當基金會的董事長,所以她會拿一張給我看。

檢:大約在每個月的什麼時候?珍:月底吧。

◎【檢指珍曾說沒看過國務費報表 珍:不是故意耍你】檢:97年11月19日就訊的時候,你為什麼說,沒有看過陳鎮慧的國務機要費報表?珍:你一大早來,我頭腦不是很清楚,總統那時候還在上廁所,我不是要說謊,我在吃心理醫生開的藥。

檢:我不是一大早來,我下午才來,而且是11月19日。(陳水扁已遭收押後)珍:我下午也不是頭腦很清楚,我是有去回想,我也不是故意要去耍你的。

◎【檢續追問 珍:我頭腦不清楚】檢:為什麼97年11月19日,你還是矢口否認,有收到陳鎮慧保管的相關款項?珍:答案跟剛剛一樣,那時候我沒有打高蛋白針,沒有打,頭腦就不清楚啊,你突然跑來我怎麼打針。

◎【私款混公帳? 珍:忘記了】檢:在陳鎮慧具領保管國務費時,你有沒有拿過私款給陳鎮慧?珍:我忘記了,你看她的筆錄好了,她比較年輕,頭腦比較清楚。

檢:根據陳鎮慧的供述,她負責具領保管國務費時,你從未拿私款給她。珍:她說沒有,我自己也忘記了。

檢:依照陳鎮慧和你的供述,在陳鎮慧負責具領期間,你家的地價稅等支出,是用什麼款項給陳鎮慧核銷?珍:不知道。

檢:地價稅等單據,是你交給陳鎮慧核銷的嗎?珍:我拿給她請她處理的,因為我無法走路,無法自己去銀行。

※1530-1540◎【私款核銷國務費? 珍:沒有記那麼詳細】檢:帳冊記載你家人私用款項,還有核銷用途,你看過之後,還有沒有把私用款項用來核銷國務費?珍:機密費不知道有沒有,她記的帳好像是非機密費,是要發票的那一種,流水帳很大一張,沒有記得那麼詳細。

◎【珍:陳鎮慧給的公款 都給扁】檢:陳鎮慧在總統府任職期間,你有沒有拿過公款給她?珍:公款我都拿給總統,她給我的國務費我都拿給總統。

◎【交陳鎮慧戴私款進府? 珍:不記得】檢:有沒有交付私款之外的錢給陳鎮慧帶進總統府?珍:不記得。

◎【扁辦公室有金庫? 珍爆:還有保險箱】檢:你知道總統自己的辦公室內,是否有自己的金庫?珍:還有一個保險箱。

◎【國務費辦公室放不下 才搬進府!】檢:如果陳鎮慧保管的國務費放不下,為什麼不放那邊而是放在官邸?珍:保險箱是連任之後才有的,可以去查,那是後期的。

檢:陳鎮慧保管的國務費,部分交給你之後下落為何?珍:下落就是全部交給總統,保管箱上層是國務費,下層是珠寶。

檢:總統是否知道,陳鎮慧保管的國務費拿回官邸?珍:那是放不下的才會拿回官邸,我就分開上下層放,拿回來總統才會知道。

檢:陳鎮慧將保管的國務費給你的期間,除了總統薪俸之外,家中最多私款會放多少?珍:不一定啊,如果我要買鑽石,就會拿多一點錢回來,要拿300萬就拿300萬回來啊,這麼久了你記得啊!

檢:在陳鎮慧將保管的國務費給你的期間,除了放家裡,有沒有叫陳鎮慧拿到銀行保管室?珍:那又沒有多少錢。她拿來我就拿給總統,不然是要放在那邊發霉啊,她拿幾百萬給我,我就給總統。

◎【檢問海外、人頭帳款 珍:選舉結餘】檢:從90年1月之後,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你交給哥哥吳景茂、嫂嫂陳俊英,帶回台南再轉匯到海外的錢,以及吳景茂在彰化銀行民生分行,和你的母親在彰化銀行民生分行,等等帳戶轉匯到海外的錢,是從哪裡來的?

珍:有些是選舉結餘款,有些是陳水扁擔任律師的錢,為了節稅,有的寄在親戚帳戶,你好幾次來官邸(指寶徠)的時候我就說過,從陳水扁當市長的最後一任,我們就開始買基金。

但是利率很低,理專(葉玲玲)建議換成美金利率比較高,所以才開始買國外債券,當時荷蘭銀行在台灣有分行。現在沒有,在新加坡才有,我和葉小姐認識很久,她一直建議我,我才這麼做,才開始買基金,我媽媽帳戶的錢很久了。

檢:根據吳景茂、陳俊英的供述,兩人多次到官邸,拿現金回台南,存入銀行後再轉匯到海外,這些現金哪裡來的?珍:選舉剩的。分兩個部分,市長的時期比較少,擔任總統的期間也有。

※1540-1600◎【現金怎放? 珍:放到房間鎖起來】珍:我這些都是選舉結餘款,而且陳水扁擔任過兩任市長,也選過兩屆總統,還有當律師賺來的錢,難道我們家的財產都是零嗎?檢:你們家的保險箱上層是公款下層是放珠寶、現金,而且你說不是很大,所以拿到國務費後都會交給陳水扁,那你家怎麼有可能放這麼多現金呢?珍:我叫吳景茂來拿,就先放在其中一個房間鎖起來就好了。

檢:為什麼一次交給他呢?要分多年、多次?珍:因為選總統有兩次啊,選市長也有兩次啊,都有結餘款,我自己也有選過立委啊,不可能一次就把錢匯到海外。

◎【私款帳目 珍:不喜歡記帳】檢:你家裡面有沒有私款的記錄?珍:我大概知道多少,但是我不喜歡記帳,有些會放在國泰世華保險箱,這些錢用剩的,或者是沒有用的,就放在衣櫃上面,然後把門鎖起來。有時候拿1千萬,保險箱放不下,硬塞也要塞進去。

檢:你這樣公款和私款不是混淆在一起了嗎?珍:我說過了,我有分上下層。

檢:上下層各可以放多少錢?珍:換成大鈔的話,把珠寶拿出來,放1千萬沒有問題。可是不可能為了這樣都換成大鈔,我如果讓吳景茂拿回去,就會放在袋子裡,然後放在衣櫃上面,這個都是選舉結餘款,有的會放在保險箱,有的會放在家裡,因為我不可能每天跑國泰世華銀行,那邊太多人去了,每個人都知道我那邊有保險室,有時候我會叫隨扈或司機和陳鎮慧一起去,需要多一點錢的時候,就會找人幫陳鎮慧的忙,在我們那邊,有保險室在世華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過去司機和隨扈都知道。

※1550◎【休息時間 法禁珍中交談】法:吳女士,現在讓你休息10分鐘。請法警轉告陳致中,休息時間不能和吳淑珍交談。

1600-1625◎【不喜歡管國務費又握大量金額? 珍:因總統很忙】檢:國務機要費是公款,你又不喜歡保管,你為什麼不交給辦公室主任或是總統?珍:你知道總統有多忙嗎?陳鎮慧也很少見到總統,辦公室主任那邊大概沒有保險箱,所以才會拿給我,陳鎮慧跟我們家很熟,陳幸妤3歲他就來我們家。

檢:總統跟你拿國務機要費,會跟你清點數額嗎?或是他要如何使用?珍:我會聽總統說,大概是幾百萬,累積到一個數目才拿,不是小數目就拿。

檢:根據陳鎮慧說,在流水帳給你看之後,如果你覺得錢很多,你就主動要求他把錢送到官邸,而不是他把錢放到保險箱放不下去才主動,你有何意見?珍:這都有吧,不管是他說放不下,或是我說的,我都是拿給總統,在我的認知都一樣。

◎【發票核銷機密外交! 珍:小馬要總統扛】檢:總統有沒有說要叫你拿發票供機密外交之用?珍:是馬永成要陳鎮慧告訴我拿發票,後來案發後,他們開會結論是,要總統承擔,本來說是我要承擔,但總統說不要,小馬要陳鎮慧要我拿發票核銷,為了這個我還被總統罵死,他做機密外交也不會跟我講,是案發後才跟我說的,小馬也不是什麼事情都知道,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知道一小部分。

檢:他們開這個會是什麼時候?珍:是在官邸,總統要被起訴時,陳瑞仁的時代。

檢:是誰要總統承擔的?珍:幕僚建議的。

檢:是哪一個幕僚這麼大膽?珍:馬永成。

法:我要追問在場的有誰?珍:我自己、總統、小馬、林德訓,林錦昌有沒有我忘了。

◎【珍:國務費就是特別費】法:你如何知道陳水扁可以領國務機要費?珍:國務費我是聽陳鎮慧講的,國務費是總統在用的,那市長的時候就叫特別費,小馬那時候就是當辦公室主任,他在管的,市長的叫特別費,總統的叫國務費。

◎【陳鎮慧提領國務費! 珍:小馬說的】法:為何你可以要求陳鎮慧領用、保管國務費?珍:我哪有叫他領國務費,是他說小馬說,以後要用撥充的,機密費不夠用,分成要單據和不要單據的,不能撥充後我才拿發票,以前可以撥充就不用這麼麻煩。

法:陳水扁知不知道,國務費是你和馬永成、陳鎮慧在處理的?珍:他不知道,小馬和鎮慧要我拿發票,用這種方式去領單據,他事後才知道。我拿錢給他也沒有跟他說,這是拿別人的發票去拿的。

◎【國務費都讓扁用 珍:扁不知提領方式】法:陳水扁有沒有請你處理陳鎮慧保管的國務費?珍:沒有,陳鎮慧拿給我的國務費,我都拿給他,他知道是國務費,不知道是用什麼方式拿出來的,案發之後才知道是用此方式,我以為總統叫小馬用這種方式,我沒有問總統,總統也不知道。

◎【陳鎮慧記帳 珍:我信任他】法:陳鎮慧的記帳方式,是他自己處理的還是你指示的?珍:他自己處理的,我自己不會記帳。

法:陳鎮慧記帳過程中,你有沒有挑出,她不該報帳卻報帳?珍:沒有,他拿給我我就留著,我很信任他,我不會質疑他。

◎【扁對帳有意見 珍:不管芝麻小事】法:陳水扁有沒有對於陳鎮慧的記帳有疑問?珍:總統很忙,怎麼會管這種芝麻小事。

◎【扁提陳鎮慧公私帳不分 珍:可能是看到光碟】法:為什麼陳水扁提到陳鎮慧記帳的時候,說他常常公私混記,是你告訴他的嗎?珍:可能是他後來看到記帳光碟,因為陳鎮慧的記帳,根本沒有給總統看。

◎【扁為機密外交提領國務費? 珍:不管扁用途】法:陳水扁有沒有提過他要國務費的錢?珍:國務費的錢本來就是要給他用的,所以陳鎮慧拿給我,我就拿給他,我不管他要怎麼用,他也不知道陳鎮慧拿錢給我,是我主動跟他講,陳鎮慧有拿錢回來給我。

法:是不是因為陳水扁要從事機密外交?所以才去蒐集他人發闢,再透過陳鎮慧去領國務機要費。珍:不管他錢要怎麼用,機密外交是案發後我才知道的,不能撥充我才去拿發票,我的角色就是這麼單純。

◎【官邸廚師買菜錢國務費出? 珍:不清楚】法:官邸的支出,例如廚師買菜的錢,這些單據交給了陳鎮慧,是不是就是要他用國務費領出的錢去支付?珍:廚師的發票不是直接拿給我,大概是拿給林哲民,再直接給陳鎮慧,這要問陳鎮慧才知道,廚師不知道是跟誰申請的,他的發票不是拿給我。

法:你有沒有跟陳鎮慧說,什麼款項可以報國務費什麼不行?珍:沒有。

◎【總共拿多少國務費? 珍:不記得】法:前前後後,陳鎮慧拿到的國務費總共多少錢?珍:我不記得了,我根本沒記帳。

法:所有國務費的錢你都交給陳水扁嗎?珍:沒有錯。

法:是不是因為陳鎮慧有說不能撥充,所以你才蒐集發票給她去申請國務費?珍:是小馬叫他來講要發票,所以我才去拿,他說最好是吃飯的,我才拜託朋友去拿。

法:陳水扁有沒有要求你去拿發票來申請國務費?珍:沒有,他是事後才知道的。

法:你交給陳水扁的國務費,沒有區分哪些要做秘密外交哪些不是?珍: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他做機密外交,他機密外交做到讓老婆知道,還叫機密外交嗎?

◎【國務費買金飾慰勞珍? 珍否認】法:陳水扁有沒有用國務費買衣服或金飾慰勞你?珍:沒有啦,那是我自己去買的。

法:為什麼在總統府在總統府會計處的黏存憑單當中,你本人的發票,還有陳致中、陳幸妤、趙建銘的發票?珍:就是在蒐集發票啊,其實是我付錢的,我拿去給他們報帳。

◎【發票核銷國務費? 珍:自己出錢】法:那裡頭為什麼會有兒女的發票?珍:其實他們都有自己付錢,他們買書買衣服回來之後,我叫他們把發票給我,他們也沒有問拿發票要幹嘛。

法:所以陳致中、陳幸妤、趙建銘的發票,都是他們自己消費的發票,你主動索取來申請國務費?珍:對。

◎【珍爆 要幸妤買童書贈辜妹】法:沒有要陳致中、陳幸妤、趙建銘買禮物送人,然後拿發票向你請款?珍:是很少啦,幸妤有幾次朋友生小孩,我就請他買書去送人家,大部分是他們自己消費,我再跟他們拿發票。

法:童書送給哪些人?珍:辜仲玉(辜仲諒妹妹)那時候生雙胞胎,因為他家很有錢,我不知道要送什麼,之前沒有講是覺得很敏感,有時候會買書送給林錦昌的小孩,其他的就比較久了不記得。

法:陳幸妤知道買書是要送給這些人嗎?珍:辜仲玉的部分他知道,因為比較貴,林錦昌的部分我沒有說得很清楚。

◎【珍提 要致中買領帶當贈品】法:陳致中的部分是買什麼?珍:有時候總統會拜託他買領帶,因為致中是比較會買領帶,其他的是他自己消費的,才去報國務費,有的時候是買法律書籍。

※1630–1650◎【法追問贈品流向 珍:醫生吧】法:你說兩樣都有送給賓客,到底是送給誰?珍:總統送給誰我哪知道啊。法律書籍送給誰我不清楚,領帶大部分都是送給醫生,因為我常常住院。

◎【是否請子女宴客? 珍:不太記得】法:你有沒有請陳幸妤、趙建銘、或陳致中,宴請過一些賓客?珍:我不太記得了。

◎【是否請趙建銘購禮 珍:比較少】法:你有沒有請趙建銘幫忙買禮物?珍:比較少,我忘記了,到底有沒有我真的忘了。

◎【請致中訂雜誌贈客 珍:只拿發票】法:你有沒有請陳致中訂VOGUE雜誌送給賓客?珍:我不知道,這是他訂的,我只跟他拿發票吧。

◎【法問市長選舉結餘 珍:好幾千萬】法:市長的選舉結餘款是多少錢?珍:有好幾千萬,不是很記得。

◎【兩次總統結餘? 珍:2憶、7.4億】法:兩次的總統選舉結餘款多少錢?珍:第一次是2億,第二次是就是國泰世華裡的那些錢,中間有一些是花掉了,大概是7.4億,但是比這個錢還多,因為有些錢是給了吳景茂,反正丟在保險室裡不會掉,所以我也不用算,甚至搬到元大那邊後我才叫陳鎮慧算,最後算是7.4億。

※1640◎【陳鎮慧匯款來源? 珍:公私款都有】法:你請陳鎮慧匯款的資金來源是哪裡?珍:要看是什麼時候匯的,有的是公款有的是私款,他常常幫我處理啊。

法:請陳鎮慧去匯的比較大金額的款項是來自哪裡?珍:都是選舉結餘款。

法:你已經可以請吳景茂、陳俊英把錢帶回台南,為什麼還要叫陳鎮慧去匯款?。珍:有的時候我叫他們從台南匯啊,不一定都要叫吳景茂上來,他上來也很麻煩,有的時候是我自己換成美金匯出去。

◎【是否質問海外匯款 珍:扁不敢】法:調查局跟陳水扁報告說,你在海外有款項,你如何跟總長解釋?珍:我說沒有。

法:總統有質問你這件事情嗎?珍:他不敢啦。

法:陳水扁知道你在海外有帳戶嗎?珍:他不知道。

法:陳鎮慧小姐,你有沒有什麼問題要問吳淑珍女士?慧:沒有。法:審判長諭知,休息10分鐘。請吳淑珍到第八法庭休息,我們繼續。—————————————◎【陳鎮慧:珍要我把機密費帶回家】法:陳鎮慧女士,吳女士所言你有沒有意見嗎?慧:他說我不是直接交給他機密費,但確實是他指示我把機密費帶回家,而且我要送回去官邸之前,都會問過馬永成,他說好我才會送,有時候馬永成會說,夫人高興就好,我沒有意見。夫人講的有些和我不一樣,那我要對著螢幕一條一條看嗎?

法:那我需要把螢幕拉下來一條一條看嗎?慧:關於國務機要費撥充部分,是吳女士告訴我的,撥不撥充會計處不會主動告訴我,後來我有問馬永成,夫人有說,總統開銷很大,又常常又犒賞你們,不撥充怎麼可以,問我要如何處理,我說我不知道。

但是夫人自己有跟馬永成通電話,我在官邸有聽見,有一次犒賞的金額不夠,因為機密費都已經拿回官邸,所以總統府的錢比較少,主任要我跟夫人說犒賞金不夠,要我向夫人拿100萬回來。

我在流水帳裡面有記載,這個部分總統犒賞的金額,要從我保管的機密費拿去發,這部分主任都知道,其他沒有什麼意見。

檢:建議把螢幕拉下來,讓陳小姐逐一檢視,今天吳女士詰問時間長達2個小時。法:陳小姐,這部分你有沒有意見?律:我日後會把筆錄交給陳小姐看,如有意見再具狀提出。慧:我事後再請律師表示意見。

法:現在是16點51分,我們開始繼續以證人身分詰問陳鎮慧小姐。—————————————※以下內容,接續《3/17》珍審理 法庭攻防實錄盡在TVBS(下)。


已用關鍵字:禮物,
共出現:2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